欧洲结盟抡起反倾销大棒

继中美轮胎“特保案”之后,中国汽车零部件企业海外扩张再次遇阻。日前,欧盟贸易委员会正式对我国出口欧盟的汽车铝合金轮毂发起反倾销调查。根据欧盟反倾销法及欧洲车轮制造商协会的申请,一旦作出于我方不利的裁决,欧盟将连续5年对中国出口到欧盟的铝合金轮毂加征最高达33%的反倾销税。

“这是对中国企业的歧视!”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义愤填膺地说,欧盟没有尽到严格审查的义务,匆忙立案,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欧洲轮毂制造商协会递交的申诉书没有公布申请人名单,不利于中国企业的抗辩,也不符合WTO的透明度原则。在替代国选择上随意性大,完全背离了中国经济、行业发展、市场竞争的实际情况。因此,这种行为是典型的贸易保护主义。”

姚坚指出,中国铝合金轮毂被奔驰、宝马、大众、奥迪等大型跨国公司作为汽车零配件广泛使用,反倾销调查将增加市场环境的不确定性,使欧盟汽车制造商采购成本上升,广大消费者维修成本增加,并影响欧盟汽车业从金融危机中复苏,对中欧双方均无益处。

作为国内最早成立、出口量最大的铝合金汽车轮毂生产企业,中信戴卡轮毂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可能会成为本次欧盟反倾销案中的最大受害者之一。从去年7月到今年6月一年时间,中信戴卡轮毂产品向欧盟出口金额达4700万美元,居国内轮毂企业出口首位,同期全行业出口金额为4.67亿美元。

中信戴卡销售管理部经理王柏祥表示,该公司正在积极准备应诉工作,目前正在与政府、行业协会等进行密切沟通,同时在律师的指导下收集证据。

王柏祥告诉记者,中信戴卡是最早进入欧洲汽车配套市场并且为全球整车配套的中国铝合金汽车轮毂企业,从向德国奥迪供货开始,中信戴卡的业务范围至今已囊括全球前12家跨国汽车公司。“在欧洲,我们的主要业务是给宝马、奔驰、奥迪等汽车公司配套。我们出口欧洲的价格比国内高,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倾销问题。”

尽管中国轮毂企业的出口价格高于国内售价,但由于欧盟不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因此,可任意选择一个市场经济第三国或进口国作为中国的参照国——只要中国产品的价格低于替代国的成本,就可被认定为反倾销。鉴于参照国土耳其的成本比中国高出33%,欧盟遂决定对中国轮毂产品加征33%的反倾销税。

王柏祥表示,欧洲轮毂制造商协会提供的起诉书上把土耳其列为计算倾销幅度的替代国,包含着严重的不合理因素。“土耳其的主要铝合金轮毂制造商是提出起诉的欧盟制造商的利益攸关者,其计算倾销幅度对比的数据可信度值得怀疑。提起诉讼的申请人资格也存在问题,例如:某些欧洲厂商一边从中国进口,一边以匿名申请人身份提起反倾销诉讼。”

有业内人士表示,从此次反倾销本质看,欧洲轮毂制造商协会提起的反倾销申请,是部分经营不善的铝合金轮毂制造商想把自身经营管理问题和金融危机的冲击向中国企业转嫁的行为。这种行为明显有些急功近利。

据了解,汽车铝合金轮毂是中国汽车零部件出口量最大的产品,2008年,中国铝合金轮毂7000多万件产品中,有一半销往国际市场。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车轮委员会发布的资料显示,国内从事铝合金汽车轮毂生产的有102家,此次涉案的有46家。其中,除了中信戴卡等个别厂商供应汽车生产商外,绝大部分是供应售后服务市场。

王柏祥认为,一旦“反倾销”成立并征收33%反倾销关税,中国铝合金汽车轮毂企业不仅将丢失现有订单,而且断送了前期开发的努力,被迫退出经过严格技术门槛认证取得的欧洲出口市场。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车轮委员会秘书长李晓擎表示,中国的轮毂企业按照德国一些整车厂的要求买了很多德国的进口设备,投入很大,反倾销会让中国企业的投入全部付诸东流。

在中国铝合金轮毂整个出口份额中,欧洲占12%左右,美国最大,占总出口的70%至80%,第三大出口市场是日本。“欧盟的做法很可能会引起美国、日本等市场的连锁反应,对上游的电解铝、油漆、机床、包装、运输等关联企业也会有巨大影响。”李晓擎说。

他认为,中国每年从国外进口的零部件更多,但中国不可能对国外产品实施反倾销,因为我们汽车产业的发展离不开人家的产品,像发动机、自动变速箱等关键技术都掌握在国外企业手里。“我们目前仍处于被动防守地位。”

“中国企业现在必须要证明,我们生产和销售铝车轮是符合市场经济条件的,这样才能摆脱选择‘替代国’这个紧箍咒”,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法律处主任高向军表示。

本文由香港马会网站发布于关于汽车,转载请注明出处:欧洲结盟抡起反倾销大棒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